自愿行为不一定取决于自己

从前我以为我的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因为我的自愿行为取决于自己。现在我对这一点不那么确信了。自愿行为可能更多出自一定的欲望和价值观,而欲望和价值观似乎并非取决于自己。

要想知道欲望或价值观能否被自己的意志改变,可以通过一些思想实验来完成。比如,试着说服自己伤害小动物是正确的、善良的行为。或者,试着让自己不再渴望原先渴望得到的东西,无论它是钱、权力、成就、名声、健康、快乐、亲情还是别的什么,试着用意志让自己不再渴望它。

尝试了这样的思想实验,我发觉自己的欲望和价值观好像并不取决于自己,进而产生怀疑:那些我原以为是自愿的行为真的取决于自己吗?我的人生真的掌握在自己手里吗?我的答案不再那么明确。

现在依旧偏爱纸质书的原因

在这篇文章里,如果没有特别说明,电子书均指亚马逊类的电子书。

抛开情怀、习惯等原因,在这个时代依旧偏爱纸质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纸质书比电子书更尊重人们的权利。

购买纸质书的行为可以匿名完成,而购买电子书则不行。在书店选好要买的书之后,只用支付现金就能把书带走。在电子书商城买书,除了需要付钱,还需要表明自己的身份(需要登录)。此外,虽然这本电子书已经被“买到手”,但是在阅读时读者仍然需要先表明自己的身份。

购买完一本纸质书,就拥有了这本纸质书;购买完一本电子书,却并不拥有这本电子书。纸质书可以送给别人、借给别人,还可以转手卖掉,电子书却不行。这是因为购买纸质书之后,购买者便对这本纸质书享有所有权,而电子书的购买者却不具有电子书的所有权。这一问题是现在电子书一系列问题的根源。

纸质书比电子书更可靠。这里的可靠不是指内容的可信度,而是指内容能被正常读取的可能性。使用加密格式的电子书需要通过专有软件进行读取,一旦软件公司倒闭、专有软件无法正常运行,电子书可能也就无法再被阅读。阅读纸质书就没有这种顾虑,因为哪怕出版社倒闭了,书也还在自己手里,还是能读。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电子书公司曾经的行为:在 2009 年,亚马逊远程删除了许多用户设备中的乔治·奥威尔小说《1984》。如果当初这些用户购买的是纸质书,那么亚马逊断然不会闯进用户家中撕毁用户手中的纸质书。

实际上,不是电子书不尊重人们的权利,比如古腾堡计划的电子书做得就很好。电子书原来是没有这些问题的,但当电子书公司介入之后,问题便产生了。

在电子书公司转变这些令人不满的做法之前,对纸质书的偏爱将一直保持下去。